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正文

地名查询

PLACENAME QUERY
选择类别:
选择区域:
关键字:

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宁波第二医院的那座老楼
2017-11-01 11:21 来源:未知 作者:宁波地名网 人气:

吴 华 高延丰 
   
  在宁波海曙区的西北角,东以西北街为界,西到望京路,南差不多从西河街开始,北一直到姚江边,长长的近一站路的地面上都是宁波市第二医院的建筑。其中跨永丰路靠江边的那幢呈“冂”字形的老建筑,青砖黑瓦,条石筑墙,别具一格,是扩建前宁波第二医院主楼。屈指一算,这座老楼已经有85年的历史了。说起它的渊源,也算有一些故事。 

  作者简介 

  吴 华 宁波市第二医院档案管理科科长,副研究馆员。 

  高延丰 高级教师,宁波外事学校语文教研组长。 

  起初只是一个简陋的诊疗所 

  1843年1月1日,宁波正式开埠,成为中国最早的对外通商口岸之一。作为和国际交流接触最为密切的地区之一,宁波也成为基督教在中国发展传播的重要区域和入口。 

  这一年,美国传教士玛高温远涉重洋来到宁波,传播西方宗教。玛高温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医生。 

  玛高温觉得要顺利传教,必须要得到人们的信任,而利用西方先进的医疗技术治病救人,或许是让自己得到本地人信任的最好途径。1846年,玛高温在宁波北郊租用了道教场所“佑圣观”的几间房屋,办起了诊疗所,名为“浸礼医局”。当时的诊疗所设备非常简陋,玛高温在定期寄往美国的《华美报告》中写到,由于没有合适的地方做外科手术,他只能在道观的大厅里开药方。 

  1875年,教会派遣传教士白保罗来宁波接替玛高温,主持诊疗所和传教工作。白保罗接手后不久就将诊疗所从佑圣观迁到宁波北门城墙外的姚江边。先是建造了男病房,开设20张病床,相当于原来只有门诊现在有了住院部。几年后,在宁波士绅的资助下,又增建女病房,设病床10张。由于浸礼医局的规模已经扩大了很多,于是白保罗将诊所改为名为“大美浸礼会医院”。 

  1889年,白保罗医生因病离开宁波去上海,兰雅谷继任院长。兰雅谷是一位深受宁波人爱戴的医生,他常常把自己家的床给病人住,也经常自己垫付病人的费用。1915年他把自己担任宁波海关港口检疫官13年的酬金全部捐给了医院。当然,宁波社会各界士绅也不甘落后,纷纷捐款,在原有医院建筑的基础上,扩建了一座有60张床位的住院楼,医院也更名为“华美医院”。 

  在兰雅谷时期医院规模虽然不断扩大,但仍然满足不了病人的需求。1921年兰雅谷六十岁生日,宁波耆绅张让三发起募捐,为医院购置了X光镜。兰雅谷深感医院在宁波所处的地位十分重要,但医院院舍及设备阻碍了医院的进一步发展,于是萌生了建造一座医院大楼的想法。 

  地基有一部分是北城墙的基地 

  1923年1月,兰雅谷通过会稽道尹黄涵之的介绍,用一万五千银元向宁波效实学会购买空地,以此作为新住院大楼的用地。 

  根据当时的买卖契约记载,效实学会因为增建盘诘坊校舍资金匮乏,就把北门内东至官路、南至佑圣观墙脚、西至城脚马道又陈姓地、北至北门官路共十一亩七分六厘的校基,作为美国浸礼会助宁波华美医院的永远公产出售。当时签订合同的,有效实学会会长李霞城、效实学校校长陈谦夫,以及华美医院院长兰雅谷、副院长任莘耕等7人。 

  医院购买到了效实学会地块后又正好碰到宁波市在拆除北城城墙,于是医院又与市政筹备处商议购买城墙地基。谈判结果,以造一段马路为条件,将城墙基地让给医院建造住院大楼。但这事也是一波三折。1925年2月22日的《申报》载:“宁波市政筹备处在19日开评干联席会议,商议华美医院购买北门耳城基地的方案,在议订条件成约后本处招标时,来处投票,现暂从缓。”搁置了该购地方案。直到1926年7月11日,才“经众修正通过”。这样建造医院住院大楼的土地最终有了着落。 

  医院与市政筹备处双方协议:华美医院承筑东西环城马路及支路基地,赠予市政筹备处;城墙及官路的基地由市政筹备处赠予华美医院。将前项调换旧路基地六亩四分二厘七毫四丝,拨给华美医院永租使用。这样,华美医院住院大楼所用的土地才获得合法使用证明。 

  1923年,建造医院新大楼的筹备工作全面展开。新医院大楼由设计师布莱克和威尔逊设计完成。 

  1926年,华美医院住院楼图样由上海圆明园路博惠公司打就。上海各著名建筑公司纷纷派人前去接洽承包,医院决定择期投标。同7月,华美医院在上海开标,孙余生营造厂最后得标。孙余生是兰雅谷的老朋友,他最后负责整个住院大楼的建造工程。 

  筹款成了头等大事 

  宁波华美医院是美国浸礼会办的医院,自负盈亏,每年浸礼会只拨部分经费,大部分资金靠营业收入。因此,要建造一座150张床位的住院大楼是一项大工程。有了土地和设计方案之后,资金就是首要问题了,当年预计建造新医院需要三十万银元。 

  1923年7月,兰雅谷和任莘耕正式发起社会募捐。 

  起初,在宁波地区是以建造医院的必要性宣传向社会各界人士筹款。由于兰雅谷和任莘耕平日里的热忱服务和急人之难的良好医风,各界人士捐款异常踊跃。尽管如此,募捐还是碰到了困难。当时江苏督军齐燮元与浙江督军卢永祥展开了江浙战争,战火不断,商业遭受很大打击,募捐事宜遇到了很大挫折。然而兰雅谷与任莘耕在艰苦的条件下始终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奔赴杭州、上海、天津、北京等地募捐。当时的《清华周刊》还刊登了题为宁波华美医院的新闻:“本校日前接到浙江华美医院来函募捐,由曹校长召集浙籍教职员,开一会议。当场由曹校长自认百元。其他三五十元者,均积极踊跃。已集巨数,当拟分头代捐,随缘乐助。欲襄善举者,可将款项送交校长处代收。”可见当年募捐之隆重。 

  后来,通过耆绅张三让以及旅沪宁波同乡会介绍,杭州的卢子嘉(卢永祥)、张宣初,南京的韩子石(即韩国钧,曾任江苏省省长),天津的黎元洪、方药雨(著名钱币收藏家)、李组才,北京的孙慕韩、王儒堂、李赞候等均慷慨解囊、鼎力相助,终于筹得款项共计十一万九千四百六十三元六角五分。 

  兰雅谷和任莘耕四处奔波募捐和社会各界人士的捐赠,被详尽地记录在《宁波华美医院建筑新院扩充设备募捐经过情况》的石碑上(此碑现保存在宁波市第二医院一号楼一楼内)。碑文详细记录了各捐款人姓名和所捐金额,其中不乏当时甬上乃至全国的名人政要,如冯玉祥、孙传芳、孙宝琦(北洋政府国务总理兼外交委员会委员长)、周宗良(著名实业家,有颜料大王之称)、孙梅堂(钟表大王)、朱葆三(上海总商会会长、宁波旅沪同乡会会长)等。此碑在大楼落成之日刻成。 

  宁波的传教士们(外国人)也积极捐款,至1922年已筹得资金共计两万三千元。浸礼会在美国进行募捐期间,画了一幅生动的劝募画,画了一个人挑着前后轻重各异的担子,写着“帮助他平衡他的负担,他后面的篮子已经装满”。前面的篮子上写着“外方捐款”,上面空空如也;后面的篮子写着“中方捐款”,钱袋填满了篮子,使人一目了然。
 
  从动工到落成历时四五年 

  1926年11月5日,在兰雅谷、任莘耕以及宁波地方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华美医院住院大楼动工兴建。在宁波老城墙的位置,举行了奠基仪式。《上海时事》报(全英文版)11月10刊登了在华美医院工作的保尔禄医生写的报道,译文大意如下: 

  下午2时许,工人们首先在老城墙拉好水平线,接着挖好地基的位置,然后放好第一批石头。在一个建好的混合平台上,放着建筑所需的材料:沙、碎石、水泥和水。在平台的四周是医院工作的各个部门的代表们。第一批水泥将是由医院员工、护士、厨师一起混合…… 

  华美住院大楼建造初期,汤默思医生(1920年来到宁波协助兰雅谷工作)和上海建筑师一起整理城墙内的扩展用地,着手拆除古老的北城门和原有的角楼城垛。为了记住这些令人肃然起敬的建筑,拱形城门被详尽地复制到医院的入口,防御土墙也被加在医院二楼的平台上。建筑材料都来自城墙,古老的砖质量都非常好,每块砖墙上都刻有制造者的姓名、记号或朝代名称。这些巨大的砖块非常坚硬,结构紧密,烧制技术一流。 

  华美住院大楼于1928年结顶,募集来的资金也几乎用完。这年的秋天,为购买内部设施医院再次筹募,共计筹得8214.5元。至此,总计医院新大楼收到的捐款全数为现银二十九万九千九百六十元二角五分(《宁波华美医院建筑新院扩充设备募捐经过情况》中记载)。 

  1930年4月,用宁波古城墙砖石建造起来的一幢主体三层、局部四层的中西合壁风格的医院大楼,出现在了世人眼前,华美医院住院大楼终于建成了。为庆祝这一从购地时算起持续七八年的浩大工程,医院在4月3日停诊一天,举行落成典礼,可谓盛况空前。
 
  《宁波时事公报》和《四明日报》分别在4日刊登了落成典礼的报道,称“本市北门外之华美医院,自开设以迄于今,已有八十年之历史,其成绩之佳,早为甬地人士所赞许”。“昨日四月三日下午两时,为该院举行新院落成典礼”,参加典礼的各路来宾“不下四百余人”。等到各项活动议程结束,“时已五时余矣”。 

  新的住院大楼呈“冂”字形,坐南朝北,拱形大门用条石砌筑,屋顶为歇山式,大堂内方格藻井、柱头所嵌三块雀替均饰卷草纹,具西洋风格,大楼东侧南墙基有“民国十五年1926”石碑。华美医院住院大楼落成投入使用后,大楼的全景照片被制作成名信片使用,足见这个在楼在当时的影响力。

    来源:宁波晚报
[责任编辑:宁波地名网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