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正文

地名查询

PLACENAME QUERY
选择类别:
选择区域:
关键字:

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乌贼膘肠
2017-03-13 16:21 来源:宁波晚报2014.0706 作者:李品祥 人气:




  上世纪70年代前,舟山沈家门市场上销售的乌贼膘肠,全都是用曼氏无针乌贼劈鲞后抠出的内脏做成的,这与如今用海底蛸或鱿鱼劈鲞抠出的内脏做成的乌贼膘肠,真有天壤之别。
 

  那时,在舟山白沙港、乌沙门、花鸟岛、浪岗山等无数岛礁附近出产的活蹦乱跳的曼氏无针乌贼,捕获后不超过4-6小时就把整只乌贼开膛剖肚,抠出乌贼蛋、矾、黄膘、墨囊等内脏。乌贼没有经过冰冻,膘肠不加水,更不添防腐剂之类的化学物质,乌贼膘肠按每百斤加15斤食盐拌匀,可谓原汁原味。
 

  那时,大榭每个生产队差不多都有一艘小船,经常把冬瓜、洋芋艿、洋葱头、南瓜、萝卜干之类的农产品销往下山、沈家门等地,每次回来装载最多的是一桶一桶的乌贼膘肠,每家每户少则买一二十斤,多则四五十斤,因为它便宜(7分钱一斤),是农家细水长流的长下饭。
 

  做饭时,家庭主妇往往装上一浅碗乌贼膘肠,在饭镬扛上与咸菜汤、洋芋艿之类的小菜放在一起,盖上镬盖。当饭烧熟后,掀开镬盖,一股关不住的香味扑鼻而来、夺屋而出,使人垂涎欲滴,再看那碗乌贼膘肠,中间胀得像馒头似的高出碗沿,无论是白的乌贼蛋、琥珀色的矾,还是黑的墨都呈现出一层闪亮的光泽,黄膘渗出一层淡淡的油光。那香味、那光泽、那油光在如今的水货膘肠里再也找不到踪影了。
 

  餐桌边,女主妇告诫小孩膘肠很咸,节省点,少吃一点。有时发现餐桌上其中一人啃上乌贼膘肠的墨囊,牙齿、舌头满嘴墨黑,人人皆笑。墨囊黑是黑,但吃起来喷喷香,比乌贼蛋、矾还香。当然,乌贼膘肠中的白色乌贼蛋、琥珀色的矾才是上品,下饭时总是小心翼翼地啃上一点,边品尝边就着饭咽下去。
 

  宁波人把咸泥螺也称为压饭榔头,但乌贼膘肠比泥螺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花包(乌贼的肠胃部分)黄膘、墨也比泥螺强。人们除了直接用筷子在碗里夹一点蒸熟的膘肠下饭外,通常把生膘肠加一点水,使它稀薄一点,蒸熟之后,把熟洋芋艿往膘肠中一蘸,这洋芋艿顿时“身价倍增”,吃起来咸中带香,并带有鲜味,大开食欲。

[责任编辑:宁波地名网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