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正文

地名查询

PLACENAME QUERY
选择类别:
选择区域:
关键字:

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过年
2017-11-14 11:37 来源:宁波晚报20130203 作者:张建国 人气:

    以前,过年前半个月是最忙碌的时候。
 

  首先是打扫卫生。旧时宁波城里大部分人家住的是木结构平房,一年下来,积尘满屋,无用的废物塞得到处都是。搁板门窗,庎橱灶台,污垢常积得油腻发亮,得用碱水浸泡清洗;横梁椽子得用梯子爬上去揩抹;再高处够不着,得把揩桌布缚在竹竿上慢慢去揩擦。这些活儿费时费力。
 

  洗晒也是件繁重的活。被子床单、衣裤鞋帽,全部要洗要晒。不像现在有洗衣机,有阳台,洗晒都方便。以前的旧宅像个四合院,中间一个小天井,四周住着十几户人家。天井角落有水井,逢年过节,水井就成了“宠儿”,大家见缝插针在井边洗涤,搓板、木杵、大脚桶摆了一地。主妇们用木杵捶打衣服的“嘭嘭”声,打水桶磕碰井台的“丁当”声,倒水的水流声,给墙门增添了热闹的气氛。每天一大早,各家就把“三脚架”、“晾竿”在天井中支起来,抢个晾晒衣物被褥的好地方;碰到雨天,只能在屋内的柱子间拉根绳子,把要晒的衣物层层叠叠地挂在绳索上。
 

  最辛苦的要数是采购年货了。在那物资奇缺的年代,什么都要凭票供应。购粮证、购货证分小户中户大户。各种票证除了票面上写的品名(如糖票、烟票等等)外,还有编了序号的“备用票”,非经常性供应的食物用品多用这种票。要过年了,这些票证所供应的数量要比平时多,拿着票证去到处排队采购年货是各家年前的主要任务。大人们平时要工作,星期天要做的事很多,排队采购年货的任务主要由孩子们来完成。蔬菜、肉类、水产、豆制品,什么都要买,又不在同一个地方供应,得到处奔忙排队。有时候,拿着购货证去大世界菜场“家禽部”买鸡,整整排上大半天还不一定能买到。
 

  那时候过年每户凭购粮证可购买10斤糯米,这是年前特供。宁波人过年,猪油汤团是家家户户必做的,猪油要选择白而纯的,芝麻要在捣臼中捣碾得越细腻越好,白糖最好用棉白糖,也得在捣臼中碾细了,然后与猪油、芝麻拌和均匀,再用手搓成一个个馅丸子。用这样的馅子做出来的汤团又香又糯。
 

  明堂角落的一台大磨平时很少有人用它,临近过年却成了“大忙人”,从角落移到中央,从早到晚不停地转动。各家要磨汤果粉,就把浸透了糯米的铅桶拎了去排队就行,上家磨好了就会在明堂招呼一声,下家听到了就会放下手中的活儿去磨粉。那台大磨有个“T”型磨担,磨担的横担两端用绳子缚住,绳子的另一头悬挂在屋梁上,磨担的直担顶端有个小圆柱,圆柱的大小刚好能套进上磨盘横柄上的圆孔内,推拉磨担就能使上磨盘转动磨粉,一人推磨,另一人一手把磨头,一手用调羹舀水和糯米不停地往上磨盘的磨孔中添加。洁白的水糯米粉从转动的磨缝中流出来,慢慢流入磨槽,流进磨兜下面的布袋。
 

  旧时过年前还有两处最忙碌的地方,那就是浴室和理发店。那时宁波的浴室屈指可数,人多店少,排上半天队就能洗上澡算不错了;剃头情况也好不了多少,排队的人们往往逶迤于店堂之内,五六把长椅上人挨人地紧坐着,长椅不够又接上长凳,长凳后面又站着一长排人,弯弯曲曲地直到店堂的后门……但不管怎样,洗个过年澡、剃个过年头是必须的。

[责任编辑:宁波地名网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