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正文

地名查询

PLACENAME QUERY
选择类别:
选择区域:
关键字:

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宁波地名中的越语遗音
2017-11-29 16:24 来源:宁波晚报20130217 作者:徐雪英 人气:

徐雪英
1993年毕业于宁波师范学院中文系,现为宁波广播电视大学鄞州学院教师,从事教科研究。

鲒埼是珍贵的古地名遗存,“埼”意为弯曲的海岸。图为鲒埼海滩。


 全祖望和他以“鲒埼”命名的文集



余姚的“余”意为“盐”。图为原属余姚的庵东盐场(现属慈溪)



鲒埼的“鲒”意为长着寄生蟹的蚌,如上图。

 宁绍平原曾是于越部族世居之地
 

  在浙江东北部,有一片狭窄的海岸平原,因东为宁波,西为绍兴,故人们名之为宁绍平原。宁绍平原依山枕海,地形独具特色,境内水网稠密,河湖并连,为人类的活动提供了天然的舞台。
 

  根据河姆渡遗址的发现,在7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这片平原已有人类居住,后人一般称他们为“河姆渡人”或“先越人”。称其“先越人”是因为后来这里居住着的居民被史书称作“于越人”。
 

  “于越”是百越民族中著名一支,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保持着祖先“随陵陆而耕种”、“逐禽鹿而给食”的生活方式,所以相对当时北方中原地区而言,经济文化落后些。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却没有像中原人那样创制自己的文字来记录自己的历史。关于他们的零碎信息,都来自中原人的记载。他们很早就与中原建立了联系,不但向他们上贡,有时还以“宾”的身份参加他们的国事活动。如《竹书纪年》记载周成王二十四年“于越来宾”,《逸周书·王会解》记载周成王二十五年“于越”向他们上贡一种称为“魶”的水产。至于于越具体史实如何,因中原史书没有记载,他们自身也无文字留世就不为后人所知了。
 

  于越国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勾践的父亲允常。允常是位出色的王,在位时于越国逐渐强大。到勾践手里,于越国更是达到巅峰,金戈铁马荡气回肠的吴越争霸史剧在各类史籍中反复上演。这场争霸的中心基地是绍兴,因为绍兴是古越国最发达之地,宁波在当时只能算越国边缘地区,但也同样为勾践的争霸事业提供了有力的经济支持。
 

  勾践死后,越国渐渐衰落,后为楚国所灭,最后又纳入强秦统一版图。为防止于越族叛乱,秦始皇把宁绍平原上的越人用武力强行驱往北方。后来随着民族的进一步融合,纯粹的越人在宁绍平原越来越罕见,就算真有于越人后代存世也已不知先祖为谁了。
 

  但历史并不会因此无视越国的存在,不但史籍保留着他们的背影,就连这块土地也悄悄地留存了他们的信息,现在不断被挖掘出来的遗址向后人展示着他们曾经的风采。就连地名,也残存着他们曾经存在的痕迹。
 

  余姚的“余”与“盐”的联系
 

  由于自身无文字的缺陷和中原文化的不断南下同化,越语已经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但古越人曾活动过区域的基层语言和古地名里,还保留着不少有关他们的信息。宁波作为于越国故地之一,其古地名中也遗留着些许越语遗音。虽然这些遗音在现代人看来晦涩难懂,但却是研究古代于越族历史极其珍贵的史料,如“余姚”。
 

  余姚在宁波西北部,以河姆渡文化闻名于世。作为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余姚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其地名来源也是历代专家所探究的热点之一。不少语言学家认为,“余姚”和“无锡”、“余杭”、“句容”、“姑苏”等江苏、浙江其他地区古地名一样皆为古越语地名。如清代著名学者李慈铭研读《越绝书》后,就在他的《越缦堂日记》中分析说:“余姚、余暨、余杭,皆越之方言,犹称于越、勾吴也。姚、暨、虞、剡,亦不过以方言命县,其义无得而详。”他认为余姚的得名和盐有关,因为《越绝书》里有“越人谓盐曰余”的记载。结合余姚的风物历史,李慈铭的说法可信度极高。
 

  我国沿海地区产海盐,古文献中早有记载。余姚曾长期是浙江的最大产盐区,主要产地庵东(后属慈溪)素有“浙江盐都”之美誉,是浙江最大的盐场,在全国也可名列前茅。古越人以“余”(即盐)来命名之,逻辑上完全说得通。至于为何称“姚”,其义难确。很多后人认为与舜的传说有关,有的认为这里曾是舜文庶所封之地,舜姓姚,故曰余姚;还有认为是夏少康封少子无余于会稽,以奉禹记,姚乃其届邑,故曰余姚,说法很多,不一而足。这些阐释虽都只为一家之言,有不少值得商榷之处。但一个地名竟能吸引这么多历代学者的注意,足见余姚这个古县邑之魅力了。
 

  鲒埼:蚌和弯曲的海岸
 

  在宁波奉化,流传至今最为古老的地名当推“鲒埼”。“鲒埼”这个地名现在看起来有点冷僻,却是珍贵的古地名遗存。
 

  《汉书·地理志》记载:“会稽郡鄞县有鲒埼亭”。因为鲒埼地处海道要冲之地,所以早在汉代就在此设亭防守。不过这里的“亭”不是亭子的意思,它是汉代地方行政组织名称,鲒埼亭相当于现在的鲒埼乡。“鲒埼”可能也是越语遗存地名,是后来汉人用汉字模拟越人发音而创制。其得名缘由,唐代时就有学者进行分析解读了。唐代著名训诂学家颜师古在他的《汉书注》里解释说:“鲒,音结,蚌也。长一寸,广二分,有小蟹在其腹中。埼,曲岸也。其中多鲒,故以名亭。”
 

  颜老先生在这里虽然对“鲒”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描绘,让我们清楚这是一种长着寄生蟹的蚌。但因为没有图示,所以这到底是什么蚌类,争议较多。有人说是蛏子,有人说是寄生螺,难有确论。但不管怎样,从名字我们可以想象奉化鲒埼在古代是个多曲岸的海湾之地,寄生蟹很多,常常探着头四处爬,一不小心就被当地人抓起来制成蟹酱。在海鲜匮乏、盐料昂贵的古代,蟹酱是难得的美味,鲒埼的蟹酱在汉代还被列为佳品上贡朝廷。“鲒埼”这个地名不但古老,文化底蕴也深厚,所以为不少人所喜爱,清代学者、文学家全祖望就以此地名命名自己的文集为《鲒埼亭集》,以此来表达他对这个古地名的喜欢和推崇。
 

  含义有争议的古越地名:鄞、甬、句章
 

  地名是文化的镜像。随着岁月的流逝,很多人类古文化的内容已经湮灭,但地名却能保存它们的点滴踪迹,所以地名又有“地皮上的史书”的美誉。宁波地名中关于记录于越民族历史的这类“地皮史书”还有些许。它们有的已融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为我们现代人所熟识、所常用,但探究其语源来却还是让我们觉得陌生,如“鄞”,如“甬”,如“句章”等,可以说,它们是我们陌生的老朋友。
 

  “鄞”为本地专用名,是越地原生地名,外乡人初见此冷僻字,往往误读成“勤”。“鄞”最早出现在《国语·越语上》:“句践之地,南至于句无,北至于御儿,东至于鄞,西至于姑蔑。”于越先人当初为什么要这样命名呢?清代史家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一书中推测说:“夏有堇子国,以赤堇山为名。堇,草名也,加邑为鄞。”顾祖禹因赤堇山名县而成鄞的说法为很多人所认可,至今还是“鄞”字来历的主流说法。但也有不少专家觉得这种说法值得商榷,认为残留在汉语里的于越国的地名不过是以于越语言为基础借用汉字来表达的,不一定代表越人的本义。“鄞”在这里只是一个译音,根据译音推测出来的词源结论实在有待商榷。所以作为最早出现在史册上的宁波古越地名,“鄞”字语源还有待后人继续考证研究。
 

  甬作为宁波的古称,在春秋时期就已出现了,当时是越王勾践的领地。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后生擒吴王夫差于姑苏山上,并将其流放到荒凉的舟山岛。对这段历史,许多史籍都有记载。《国语·越语》:“请达王甬句东。”《左传》:“请使吴王居甬东。”一般学者认为这里的“甬”和“甬句”指今宁波,而“甬东”、“甬句东”则是指当时归属于宁波的舟山群岛。那宁波何以称“甬”呢?说法也很多,最主流的说法是因奉化的甬山命名。奉化的甬山形状如钟,汉字里钟、甬同义,所以称为甬山,甬山脚下的江为甬江,甬江入城,城以其命名,故为“甬”城。《奉化志》在继承这个说法的基础上进一步解释:甬山山上水源丰富,像泉水一般涌出来,“甬”又有“涌”的意思,故称甬山。这种说法也同样遭到不少人的质疑,理由也和质疑“鄞”的来历一样,认为于越族可能有自己不同的命名思维,不能完全用汉语的思维去解读。
 

  句章也是勾践时代就有的地名。唐代颜师古在《汉书注》里也对“句”作了解释:“句音钩,夷语之发声也,亦犹越为于越也”。认为“句”是越语的发语词,无具体实义。在古吴越语系中,“句”是出现频率较高的一个词,很多地名人名都用它,如勾吴、勾践、句无、句甬、句余、句章等。大多数人认同颜师古的解释,但也有学者认为它可能是有实义的,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而已。有学者结合宁波史籍及具体地理地形,认为句章可能是“城山”的意思,这个说法很让人耳目一新。但由于越先人遗留给我们后人的信息实在太少,所以句章到底为何义,还是一个谜。
 

  地名是文化信息的载体,透过地名的研究,人们能获得丰富的历史背景信息,重现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在政治、经济、军事、交通、文化等方面的历史面貌。宁绍平原上遗留着许多越族地名,陈桥驿先生认为这是浙江地名中最为重要的特色。曾世居宁绍平原几千年的于越民族虽然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风雨里,但他们的某些风俗、某些习性,甚至某些性格还遗留在这块土地上,这块土地上的后人们一代一代有意无意地保留袭用着它们。就连他们命名的地名,有的不但遗存到现在而且还有着强烈的生命力,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本版资料照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责任编辑:宁波地名网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