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正文

地名查询

PLACENAME QUERY
选择类别:
选择区域:
关键字:

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念德堂怀古
2018-01-12 11:09 来源:宁波晚报20130310 作者: 朱 炯 人气:



    余姚地处水乡,向来多桥。而随着城市的扩张,近年来又新增了许多桥梁,念德桥便是其中之一。它南北走向,横跨姚江,两端连接着东旱门路,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可对它名字的由来,估计知道的人就不是很多了。
 

  念德桥取名于桥北清朝探花朱兰的祖堂———念德堂。朱氏一本堂是教育家、思想家朱舜水的宗族,朱舜水出自老三房支,朱兰则是该族大房邻支,古代置驿传命,姚江北边东门外曾设过驿亭,史称为驿下,其八世祖从龙泉山西麓迁来于此,驿下朱家已经是余姚朱氏一本堂中比较大的一支了,朱兰即出生于此。
 

  朱兰(1800—1873)字心如,号久香,晚号耐庵。道光九年(1829),考取一甲第三名进士,成为探花郎,授翰林院编修等职,后历任御史、广东正考官、湖北学政等。道光十一年,京察大考获二等,赐文绮,命入内赋诗,道光帝阅后以朱兰“非独学问好,人品亦好”宣谕朝臣。后几起几落,同治元年(1862),再度起用,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盛衰更替,当时祖堂赁居他姓,为了祭祀先祖,朱兰与其堂弟朱棠、朱棣、朱格商议重建祠堂,筹集资金购买土地,通过两房加助,在老屋东北角重建祖祠,敬名曰“念德堂”。
 

  念德堂虽是朱家祭祀的祖堂,但它的建成对朱家,乃至余姚都产生过一定的影响。朱兰上代向有善举,朱兰七世祖朱鐖“疏财重义,赈给待哺者千人,事关祠茔,无毫发憾。”曾祖朱玉堂“性好施,雨雪必煮糜以应乞者”。朱兰秉承上代延续的意旨,早年就有志于供养族人,解决家族中鳏寡孤独废疾而无力自养者的生活问题。待及第贵显之后,他终于可以付诸于行动。重建祠堂后,设立义祭,仿效宋朝范仲淹设立义田之举,以自己的俸禄置义田数百亩,用其中的收入产出来供养亲族中的贫困者。当时由“祖以下两大房各举一贤董其事,某司租税,某司银钱,并执簿册,彼此互稽,非其人则请念德堂族长房长及知事等更易之,不叙爵位,不论辈行,惟贤则择而任之,庶几以实心行实事”,以便“后世子孙不幸遇苦节寡妇及孤儿不能婚葬者,可以救危急”。以达“为天地弥生人之缺陷,为祖宗厚累世之栽培”之目的。朱兰创设的义祭、义田后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国时期,做到了管理有方,所用合宜。解决了家族中贫困、孤寡族人的生活困难,他曾以《念德堂祭簿序》、《念德堂义祭序》记录创办的艰难经过。后来他还增加了学田,以为劝学之用。
 

  常说“达则兼济天下”,除了施贫活族的仁义,朱兰对公益、乡邻也积极奉献。至于筹军饷、保地方、赈灾荒,朱兰均不惜毁家救济,对乡邻亦无不周济,襄助创建余姚县的考棚。皇帝曾赐“乐善好施”的匾额以示嘉奖。他督学安徽时,看到安徽满目疮痍,各地藏书散失,便以自己的俸禄广购经籍分支学校修建考棚。但自奉极为简朴,自律甚严,在奉旨担任安徽学政时,不讲排场,不鸣锣开道,单车便服入境,不骚扰地方。抵达望江驿时,地方官员纷纷到官道上的接官亭迎候,他却走了小道捷径,躲避官场迎送的繁琐,以市场上的麦饼充饥,一时被当地传为美谈。
 

  祠堂建成后,更创书塾于祠西南。面东三间颜曰“实获斋”,延师劝学,招才俊会文于堂之南所,时称“念德堂培文会”。朱兰认为识字读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也是成才的有效途径。当时学子们每月按期会课,互相学习。遇到大比之年,仿照考试的场式,限时交卷,品第高下,佳者奖赏,违式者罚。但他不是一味地主张死读书,主张因材施教。“经史不必尽读,量其材质以授之……令其自解以试其可卒业与否,可则令熟习以待应试。否则速令改业农工商贾,能执一业不为闲民,亦是祖宗之好儿孙也。”这可以说是族祖朱舜水教育思想的再现。朱舜水在《与诸孙男书》中也曾说:“汝辈即贫窘,能闭户读书为上,农、圃、渔、樵,孝养二亲,亦上也。百工技艺,食其力者次之。万不得已,佣工度日又次之。”所以正是因为朱兰有这样的意识,他的后辈中涌现出像戏剧家朱端钧、数学家朱公谨等人才也就不足为奇了。清朝末废科举兴学堂,实获斋改为“私立实获小学”。有朱兰的孙子朱燕生、湘生、鄂生任校董,聘请清末秀才做老师,在学校上学的也不仅仅是朱氏子弟。我国著名作家、翻译家、出版家楼适夷先生曾在他的散文中详细地描写了自己在念德堂实获小学求学的经历:“作为校址的念德堂,是朱家更上代祖先祭祀的祖堂……它本身就是一座曲径回廊,深院大宅。越过小院,正院大厅,便是我们的大课堂,可以容纳全校各级的约八十余人的学生……这学校虽系私立,规模不大,但教学质量较高。”可见实获小学在当时影响都是比较大的。
 

  斗转星移,念德堂、实获斋均已不复存在,但桥以念德名,或许是后人对朱兰先贤道义行为的最好纪念吧!

[责任编辑:宁波地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