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正文

地名查询

PLACENAME QUERY
选择类别:
选择区域:
关键字:

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街头叫卖声
2018-02-09 16:12 来源:宁波晚报20130324 作者:宁波地名编辑 人气:


林绍灵 绘

    老底子,在宁波城的街头巷尾,每天都可听到一声声高低起伏的吆喝声,汇成了富有特色的城市奏鸣曲。
 

  天还未亮,就可听到挑着炉担的人在叫喊:“哎———荷叶卷吁———嵌肉啊!荷叶卷吁———嵌肉咧。”挈着篮子的人在叫:“火热———茶叶蛋!”卖烤番薯的人在叫:“突突滚———栗子一样番薯啊!”有肩背着撑脚架、手托木盘的人在叫:“桂花———糖年糕!”
 

  上下午的两个时段大致相仿,有:“补缸咧———”“磨剪刀铲薄刀啊!”“结鸡哦———”“头发兑针咧!”“鞋修———伐鞋?”“有漏面桶、漏铅桶修伐?”“纸锣灰———有伐啊?”“有洋伞、布伞、油纸伞好修咧———”“哎———破里破碎、旧铜烂———铁好卖咧!”“兑———旧货、旧家计有伐?”
 

  六月酷暑,卖西瓜的人一边将瓜切成一片片,一边手摇蒲扇赶苍蝇,一边唱着:“哎———沙头勒勒响啊!冰糖一样小白西瓜好买咧———” 
 

  夜半时分,敲着“笃、笃”竹筒声的,该是卖夜宵馄饨、阳春面、面结肠血汤的出场了;卖甜点的还要附带着喊:“浆板圆子、蛋花圆子、缸豆沙、淡餽啊!”还有卖胡桃肉甜粥的,有首宁波老童谣唱吟:“笃笃笃,卖糖粥,三斤胡桃四斤壳,吃侬肉,还侬壳,一碗糖粥白白吃。”当然这只是说说,吃过总是要付钱的。
 

  平时,还可看到身背木箱满街跑的小贩,箱子里钉着一层厚厚的棉花或旧棉袄,他们在冷天叫卖:“五香啊———油浸豆,火热吔———焐沙豆!”夏天,他们用小木块拍打着木箱子,急促地喊:“棒冰要伐棒冰?冷藏公司棒冰、灵桥牌奶油白糖棒冰啊!”还有:“糯米炒白果———”“哎———糖油炒良乡栗子好买咧———”
 

  吃中饭或晚饭前,还会有商贩沿街叫卖:“麻油臭冬瓜———”“椒盐倭豆粉啊!”“龙山大泥螺啊!呒泥筋嚄,嘣嘣脆嚄。”偶见有用凿糖铁刀敲着毛竹扁担的:“鸡毛———兑糖喔!”他们大都是从义乌过来的。旧城里还有个“铃铃铃———铃铃铃———”一天三次雷打不动的摇铃声,上下午两次是倒垃圾,傍晚4点后是倒马桶了。 
 

  有一则趣闻:一天有个卖海鲜的小贩,在街市里挑担叫卖:“哎———锃刮亮鲜带鱼好来买咧!”谁知他后面有个挑箍桶担的人,跟着叫:“打嗯——— 嚄!打嗯——— 嚄———!”在宁波修桶整箍圈叫打 ,就是修木桶的意思,听起来恰好是“带鱼臭的”。那带鱼行贩就换了一种叫法:“哎———石骨硬带鱼好买咧!”叫声刚落,就听前头不远处传来了:“塌塌软———黄南糕啊!”那带鱼行贩心里直喊晦气,赶快挑起担子离开了这条街市。

[责任编辑:宁波地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