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地名溯源 > 正文

地名查询

PLACENAME QUERY
选择类别:
选择区域:
关键字:

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柳汀街半是清幽半纷扰
2017-11-01 11:33 来源:未知 作者:宁波地名网 人气:

  图2:柳汀立交桥

  图3:尚书桥

  图4:陆殿桥

  图5:“瀛洲接武”牌坊

  图6:居士林

  图7:戏台

  图8:贺秘监祠


  记者王鹏/摄

  过了逸夫剧院绕进柳汀街,两边是零星散布着的服装店、花店和水果店,进进出出第一医院的行人与车辆,以及两侧公交车站旁到站停靠着的公交车,使本就不宽的路面形成了“梗阻”,只能慢慢移动,让人觉得有些烦闷。

  一路往西,道路越来越开阔,至镇明路路口时,不由松了一口气。这便到了月湖中心的“柳汀”,绿阴成排,阳光透过婆娑的树叶洒在身上,给冷冽的冬日带来些许暖意。从地图上看,柳汀街犹如一条银链,将狭长的月湖截成了南北两湖。而月湖包裹下的柳汀街中段,更是含蓄温婉。

  再往西走,不过百米,是两座并肩而卧的陆殿桥,一新一老,不禁感叹,柳汀这宝地,既有自然的纯美,又有岁月的沉淀。新的陆殿桥建于上世纪90年代,宽阔、喧嚣,一拨一拨的车流呼啸着飞驰而过,一如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市区的繁华地段,展示着它的壮观和力量;而老的陆殿桥狭窄、宁静,桥身石缝间爬起了青藤,裸露的石扶栏斑斑驳驳印着岁月的褶皱,宛如一位千岁的老人,蜷缩在柳汀街的一角,时不时还有两三行人轻轻走过。

  走过老陆殿桥,成排的古式建筑便是著名的“柳汀三连贯”———关帝庙、居士林、贺秘监祠。前行,次第而过的是“瀛洲接武”石坊, “保合太和”照壁。轻柔的蓝天白云下,飞檐翘脊投下了静默的影子。曾经一度改为食品店的关帝庙,现又恢复了清幽。往里面看,内有一古戏台拔地而起,足有两层楼高,一时间,耳边仿佛响起了300年前的唱戏声,悠扬婉转,似断似续,萦绕不去。

  继续漫游,拐入了关帝庙的姐妹殿———紧临着的佛教居士林。穿梭于雕梁木栋间,感觉世界一下子静止下来,呼吸和情绪也都静止下来。抬眼间,瞥到墙上挂着一面牌子写着“腊八施粥”,一问方知,这是居士林的传统,每逢腊月初八,林里便会施粥,那时候居士林的热闹与平日里的清静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世界,长长的队伍一直排到了广济街。

  从那块十分有名的“逸老堂”牌匾下走过,来到后进的一排房子,那就是《文学港》杂志社和作家协会的所在地了。木隔扇的门,老式的窗,北风吹过,还会发出呜呜的鸣叫,顿时心生几分别样的涟漪,文联算是选对了地方,它既是开放的,实用的,又是一道美丽风景。

  过了共青路路口一直往西,愈来愈大的喧嚣声传入我耳朵。到了柳汀立交桥,喇叭声,刹车声,火车轰鸣声此起彼伏,这里与10分钟之前我看到的古意盎然的月湖“柳汀”是截然不同的。忽然,一辆小QQ车冲进了人行道,似乎想另辟蹊径。记者楼小娴

  历史沿革

  柳汀,月湖十洲中最早开发的景区,顾名思义,这一水中小洲,原先应是烟笼翠盖、绿柳成荫的湖堤,其范围东至陆殿桥与菊花洲相通,西至尚书桥与烟屿相接。而柳汀街的道路,明初就已形成,最早只是连接南北月湖的桥路。

  现在,柳汀街东起解放南路,西与环城西路相连接,车马盈街,为通衢要道。乾隆《鄞县志》记载,古时称柳汀街为湖桥西横街,而民间流传的俗称就更多了,有陆殿桥跟、五圣官庙跟、小巷弄等,因为街之中部,原是月湖十洲之一的柳汀,所以后称其为柳汀街。

  柳汀街有过数次拓宽,1928年,把汀之西圣功寺巷延伸为柳汀街,上世纪70年代以后,跨城河之西广大区域也以柳汀为名。到了1992年,柳汀街自解放南路至镇明路段改建,全长351.3米,宽30米。其中两侧人行道各6米,车行道18米,1994年又将镇明路至共青路段宽度拓至41米。同年10月,改建共青路至长春路段,路幅拓宽至34米。长春路以西为1984年建,宽14米,路幅22米。

  早些年,柳汀街仅有1路、7路、10路经过,现增加了357路、506路、20路、820路等多条公交线,成为市区主要交通道路。记者楼小娴

  今日辉煌

  第一医院

  宁波市第一医院创建于1913年,原名鄞县公立医院。宁波沦陷时期,该院为日伪霸占达4年之久。1946年霍乱盛行一时,该院曾借隔邻孔庙为附设临时时疫医院。1947年又附设高级护士学校。1950年更名为省立宁波医院。1951年再改名为宁波市第一医院。

  市青少年宫

  宁波市青少年宫前身为宁波市少年之家,始建于1953年,是全国最早创建的12个少年之家之一,有科技、工艺、舞蹈、书画、天文等多项培训班,是孩童心目中的乐园。

  妇儿医院

  宁波妇女儿童医院(宁波市妇幼保健院、宁波市红十字医院),创建于1985年6月1日。医院前身为1975年成立的宁波地区医院,1983年改名为宁波市明州医院。1985年与宁波市第一医院儿科、宁波市第二医院妇产科整合组建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1993年增设宁波市红十字医院,1998年增设宁波市妇幼保健院。

  柳汀立交桥

  1995年11月25日,柳汀立交桥动工,西起环城西路,跨萧甬铁路,东至长春路,是城区贯穿东西向主通道上的重要节点。全长1665.58米,其中道路部分长1230.88米,铁路立交桥部分长434.7米;道路宽34米,机动车道为16米。1997年12月25日,柳汀立交桥正式通车。记者楼小娴

  遗存

  陆殿桥尚书桥

  陆殿桥和尚书桥建于北宋天禧五年(1021年)。那时月湖还只是个荒湖,为方便两岸的交通,一个名叫蕴臻的僧人在月湖拦腰建了两座拱形石级桥,东面的取名“憧憧东桥” (陆殿桥),西面的取名“憧憧西桥” (尚书桥)。 “憧憧”二字出自《易·咸》 “憧憧往来,朋从尔思”。意思是往来不绝,与友人相互过从。

  众乐亭

  北宋嘉祐六年(1061年)七月,政简民安,明州知州钱公辅在柳汀憧憧二桥间兴建亭廊,并以《孟子》“独乐不如众乐”之义,题名“众乐亭”。 “环亭以为岛屿,植花木,遂为州人游赏之地。”众乐亭两翼各有长廊12间,连接二桥,游人到此,可以小歇。众乐亭曾盛极一时,王安石、司马光等均到此吟咏题诗,并刻石以记之,此碑后被保存在天一阁。清代乾隆年间的全祖望先生,以及稍后咸丰年间的徐时栋先生都曾带头捐款修葺。1954年全部拆除。

  关帝庙

  关帝庙始建于明崇祯三年(1630年),清康熙年间(1662~1722年)重建。1990年重修。以前这里曾做过粮店,1989年后改建为食品超市,由于实行“十点利”的薄利经营,故生意兴隆,门庭若市。2003年该古迹归属于佛教居士林使用。

  关帝庙格局颇似宁波老城隍庙,大门牌楼式,进门有戏台,戏台单檐歇山顶,内为螺旋式藻井,正殿面阔五开间,前后廊,地上均铺砌大块青石板。

  居士林

  居士林,建于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1932年,鄞县姜山镇商贾边文锦居士发心筹建宁波佛教居士林,并经县政府批准正式定名为“宁波佛教居士林”。当时居士林还租赁民房,在今苍水街延龄里,随着佛事活动日渐扩大,经居士林董事会与宁波商业公会协商,宁波佛教居士林后移址于现月湖柳汀洲“财神殿”内。

  居士林内有大雄宝殿、三圣殿、地藏殿、圆通殿、念佛堂、藏经楼街六座佛殿及东西厢房。楼上设办公室、藏经楼及阅览室等。殿后为临湖庭院。此外,还建有佛学阅览室、图书馆。

  贺秘监祠

  过了居士林,隔壁便是青砖砌墙的贺秘监祠。这里是为纪念自号“四明狂客”的著名诗人贺知章的祠堂。由南宋时明州知州莫将在月湖柳汀之南立祠奉祀,名曰“逸老堂”。明洪武十一年至三十年间移至今址,现面积约有40平方米大小。

  一进祠堂,便见左右厢房,左厢房立有五块石碑刻,其中有宁波籍著名作家冯骥才所书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有唐玄宗赠贺知章告老荣归的五言诗,还有李白、杜甫、刘禹锡赠别贺知章的五言、七言诗。记者楼小娴

  记忆

  我这20年

  周利宝,70岁

  我到佛教居士林做义工已将近20年。居士林在文革中一度遭毁弃,1989年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开始逐步收回原属殿宇房舍。我记得很清楚,那时临柳汀街的大殿曾作为环卫部门的办公场地,环卫车可以直接开进去。近20年来,在众多居士捐资和义务助工修建下,居士林已修复了多个佛殿,殿后还修建了放生池、鱼乐亭,为月湖更添一景。曾经的关帝庙商场也恢复了旧貌,不过大家仔细看看戏台,有抬高的痕迹,因为这里曾是卖糖果的柜台。

  原居士林南面柳汀街的宽度,跟“瀛洲接武”古牌坊的宽度一样,当年也是可通公交车的要道。不过碰上发放腊八粥这样的日子,街边停满了市民的自行车,这条路就明显不够宽了。1994年柳汀街动工扩建,最先规划是要造一条直路,那就得拆去居士林和贺秘监祠等文保建筑的一半。幸好在有识之士的坚持下,柳汀街走了点“弯路”,古桥、古建筑和“瀛洲接武”古牌坊都保护下来了。

  居士林不收门票,还免费施茶、施药,当年参加柳汀街扩建工程的工人,有时也到这里歇脚喝茶。柳汀街扩建完成后,到居士林的交通方便多了,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今年十二月初八,居士林就准备了上千份的粥。

  邻居老太

  张英,48岁

  有时路过柳汀街,我还会不自觉地找一下以前住过的地方,现在,那里是几棵种了没几年的樟树。曾经,我们一家三口,就住在柳汀街上的一个老式院子里,四五户人家挤挤挨挨住在一起。当时我家有一个10多平方米的房间算是客厅加卧室,旁边是一间小小的厨房,卫生间当然是公用的。春天潮湿,夏秋燥热,冬天阴冷,没什么宽敞和舒适可言。但那个小院子里的浓浓温情,却是我一辈子难忘的。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姓李的老太,独居,目睹着邻居的搬进迁出。,却从不因此流露出哀伤。她的生活简朴,很爱干净,每天早晚时分,她总喜欢坐在房间里听广播,就着简单的小菜细嚼慢咽。她看似孤僻,但她看到我上班总会招呼一声“路上小心”,下雨天也会一声不吭帮我们收衣服。

  住了4年多后,丈夫单位分配了房子,我们一家搬离了这个日渐破败的小院。那天早上,李老太照旧叮嘱了一声“路上小心”。后来,月湖改造,柳汀街东段的旧式民居全部拆迁了。再后来,在路上碰到老邻居,得知李老太已经去世了。 记者毛艳艳

稿源:东南商报   编辑: 钱元平
[责任编辑:宁波地名网编辑]